1)SM初体验(1)_巴黎情欲日记(纪实,NPH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勾搭上弗朗索瓦

  这还是一月份发生的事情。

  我当时也是在Tinder上match到弗朗索瓦的。

  弗朗索瓦的profile写的很清楚——他是SM爱好者,他是经验丰富的男S,找女M。

  照片上,瘦,肉眼可见的毛发充裕,蓄了郁郁葱葱的大胡子。

  哦,就是那种在我国西北边疆地区,会被抓的那种大胡子。虽然,嬉皮士胡子是不是差不多也长这样?

  我一直想试一试SM。更准确的说,我想试试自己有没有受虐者倾向。

  我总是,想当然的,觉得我自己有一点儿M倾向——我有过那种被迫性交的性幻想,虽然从未实际操作过。

 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两周。

  我也知道了弗朗索瓦的一些基本信息:叁十岁出头,是个音乐制作人,现疫情期,赋闲在家。一米七几,瘦弱,有过丰富的性经验。单身,离过婚,有子女。

  我一向对生活抱有好奇心,我盼望能够体验生活——可我厌恶风险。

  于是我直接问他:”既然你有丰富的性经验,你身体健康吗?最近体检过吗?“

  弗朗索瓦倒是坦荡,直接发给我了他最近的体检报告——包括各种性病项目的那一页。

  阴性阴性阴性阴性。

  我也告诉弗朗索瓦:我从未试过SM,我还是有点儿害怕。并且我也担心我自己的安全。我想提前要你的地址,发给我的朋友。以防万一,你看可以吗?”

  弗朗索瓦挺爽快的发给了我。他似乎并没有太多关于隐私的顾虑。

  我谷歌了一下弗朗索瓦的全名,搜到他几个社交网络的账号,和他参与创作的歌曲。应该是真名字。

  弗朗索瓦问我有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。

  我想了想,告诉他,我接受不了,在我身上射精这一行为。脸上,肚子上,胸上……我不希望我沾到一丁点精液。

  弗朗索瓦表示他记住了。

  我下定决心要见弗朗索瓦了。

  我们约定了“回形针“这个词作为安全词。

  弗朗索瓦说我不用准备什么,因为他那工具齐全。

  但我依旧,在淘宝海外站,买了12个一套的bdsm工具。比较便宜的那种。

  心理上虽说准备好了。但时间上很不容易配合上——法国宵禁,晚上六点之后禁止出门。

  六点啊!大家甚至都没下班啊!

  终于,一月的某天,在一个远程工作的下午,我搭乘地铁,去了弗朗索瓦家。

  弗朗索瓦说,希望我不要穿内衣内裤。

  我只穿了裙子和黑色的丝袜,真空出了门。

  我的裙子长度够,外套也不短。但是地铁上的我,感觉下体凉飕飕的,十分放不开。

  初见弗朗索瓦

  刚见到弗朗索瓦的时候,我被吓着了。

  我这人,本质上是个怂逼。在我不熟悉的场景下,我一般可怂了。

  我想在这里迅速描述一下,弗朗索瓦的

  请收藏:https://m.pyswb.com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