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)SM初体验(2)_巴黎情欲日记(纪实,NPH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关于SM、性成瘾和弗朗索瓦这个人

  不久,我们决定休息一下。

  在休息期间,弗朗索瓦给我展示了他的那些工具:皮鞭、皮带、绳子等等。

  小皮鞭被弗朗索瓦在空气中挥舞的哗哗作响。我真觉得我幻肢都疼。

  我感叹:”光看着,我都觉得疼。我应该是真的没有M的倾向。”

  弗朗索瓦说:?“你可能只是没有masochisme(因疼痛而产生性快感)的倾向。但是,我推测你还是有一点M的倾向。因为你刚才看上去挺享受口交的。”

  我一脸黑线的告诉他:“这个真不是。我主动给你口交,是因为你给我服务了挺久,我也想让你爽一爽。”

  聊了一会儿之后,我那一点点兴奋的劲头也过去了。

  我告诉弗朗索瓦:”我不想要了。“

  弗朗索瓦摊手,表示没问题。

  我们赤裸相对,坐在他的榻榻米上聊天。

  弗朗索瓦的声音特别好听。是个温柔的烟嗓,令人十分放松。

  我说:‘’弗朗索瓦,我觉得你的声音好听又令人放松,你唱歌一定挺好吧?只做幕后工作,感觉还挺可惜呀。”

  弗朗索瓦告诉我,他当年真的是歌手。他曾在伦敦混了两叁年乐队,那时他是主唱——他们经常在泰晤士河旁的大大小小酒吧里驻唱。

  直到四五年前,有一阵,弗朗索瓦频繁的犯起癫痫。癫痫这种随时能晕过去的病,肯定没有办法继续登台表演了。

  弗朗索瓦于是转向幕后工作,当起音乐制作人。

  弗朗索瓦的人生轨迹大概是,在巴黎出生,在伦敦呆了几年,又回到巴黎。

  感觉不少叁十出头的法国人,似乎都有这种“巴黎-伦敦-巴黎”的人生轨迹。但感觉一般是那种“人模人样”的巴黎金融男。

  像弗朗索瓦这种艺术家视角的“巴黎-伦敦-巴黎“,感觉也挺有意思的。

  弗朗索瓦给我看他当主唱时候的照片。那时弗朗索瓦,没有任何胡须。黑发浓眉,面目苍白——一张二十多岁的欧洲艺术青年脸。

  我仔细看看照片,又看看他,评论道:“简直像两个人。另外,你现在要瘦很多。”

  弗朗索瓦表示同意,说他更偏爱他自己有胡子的样子。他还聊了聊,他当时是怎么开始留的胡子。

  反正,鸡毛蒜皮的事儿,我们聊的还挺愉快的。

  我和弗朗索瓦之间,本就没有什么男女张力。这个时候,已然快成了“姐妹聊”的氛围。

  弗朗索瓦问我他能不能抽烟。我说,可以,抽吧。

  弗朗索瓦穿上裤衩,用手机调开了低低的音乐,点着了烟,慢慢唱起了歌。

  他唱了两首歌。

  第一首是Queens的Theshowmustgoon。

  第二首,名字不记得了。只记得,有个高音的地方唱劈叉了。弗朗索瓦很不满意,感叹自己水平退步太多。

  请收藏:https://m.pyswb.com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