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)律师托马斯(2)_巴黎情欲日记(纪实,NPH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和托马斯的第二次见面。还得从今年二月初,我约见丹尼尔失败,开始讲。

  之前有读者小天使,在评论里说,祝我2021年能睡到我这几年的bigcrush——丹尼尔。感谢感谢。

  然而,我估计不会再联系他了(叹气)。

  首先,丹尼尔对我是真没兴趣——连睡我都没兴趣。其次,我们有可能“八字相克”,我一遇见和丹尼尔相关的事儿,就没好事。

  在加了丹尼尔的脸书之后不久,我问他要不要一起喝酒。

  丹尼尔说他有事,说了一个理由——这个理由非常具体,应该不是编的。

  但丹尼尔也回答说:“如果下回有机会,为什么不呢?”

  ——我就真的以为可能有机会啊。于是,两周之后,周四中午。我又再问丹尼尔周末要不要见面。

  这次,丹尼尔没有回复。但是脸书是有“显示是否在线”功能的。丹尼尔一直在线。

  我真的挺沮丧的。

  刚好,周四快下班的时候,我收到托马斯律师的信息。他问我:是否愿意去他那里,和他共度一个周五的晚上?

  前面写过,托马斯之前住在我家附近。一月底的时候他搬家了。搬去了巴黎远郊77省——这也是以前弗洛朗住的那个省,距离巴黎超级远。

  十二月中旬,睡过之后,托马斯律师时不时在我这我发信息打个卡。我一点都不反感托马斯,虽然我回的也不快。

  他给我发信息的方式基本上是:“我昨天因为xxx加班了/我这周希望搬家基本搬完,我现在搬了60%。感觉好累啊。你呢?你这周怎么样?”

  也就是说,托马斯会先向我分享他的生活,而不是简单问我,“你昨天做了什么”,或者“你好吗?”。

  虽然我一般对回信息没有什么耐心。但我挺喜欢托马斯这种交流方式的。

  疫情期间,托马斯律师一般远程工作。他说周五下午,我下班的时候,他可以开车过来接我。

  ——因为他家真的是挺远。我对托马斯也没有特殊的crush。一般情况下,我大概会嫌麻烦的。

  但这次,因为丹尼尔这事,情绪低落的我,同意了。

  周四晚上,我睡得糟糕极了。低电量的手机,也许是充电接口接触不良,竟没有充进电。

  第二天早上,我十点多才醒。天知道,我九点钟上班。

  在慌乱中,我跳下床。

  过了半天,才好不容易给手机充了些电,开了机。

  叁个未接来电,两个语音留言,分别来自找我的同事和老板。

  我只好一边发信息解释道歉,一边以最快的速度,收拾洗漱。

  到公司的时候已经过了十一点。

  当然,地球离了我照样转。

  并没有耽误什么大事。

  只是,一早上匆忙慌乱,过的郁闷无比。

  中午,收到托马斯的信息,说因为他公司有重要事情——需要接待

  请收藏:https://m.pyswb.com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